返回

小家碧玉H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26-30(第2页)
   存书签 TXT下载 返回目录
    陆敏温香抱满怀,喜不自胜道:“好,好,好,我明日让人备车送你回家。小娘子莫要打诳语骗我。”

    林碧玉在他怀里软成一团,吹气如兰道:“小官人这般温柔待我,我岂会辜负小官人的心。”

    陆敏道:“我不是不信小娘子,只是未和小娘子做一回夫妻,成为我的人,我终是不放心放小娘子归去。”陆敏不是省油的灯,到嘴边的鲜鱼哪能不咬一口就放掉。

    27.金屋藏娇娥(6)

小家碧玉H限26-30

    林碧玉情知难免,便半推半就任他抱上床。

    陆敏搂她入怀中,亲了几个嘴儿,赞道:“小娘子气息芬芳,便是亲一辈子也是情愿的。”双手顺其小蛮腰上移去解那扣儿,他心又急,解半日都解不开,好不容易解开了衣裳,跳出那双陆敏朝思暮想的白透如玉的rǔ儿。

    陆敏手捏林碧玉温软的双rǔ,轻啃慢咬。因是在日间,林碧玉早羞得无地自容,以往和兴哥交合都是在晚上,现在外面日头炎炎,哪敢细看陆敏如何挑情,只盼他快了事,放自己归家见爹娘。

    陆敏右手欲摸至林碧玉那小缝,见她眼睫毛颤颤抖抖的,抖得似折翼的蝶儿,想想又停下,捧过她的小脸,将舌送至她口中,喂她些唾液,道:“小娘子嘴儿真甜,我真想和著水儿把你吞下肚去。让你离不了我。”又玩弄她的粉颈,rǔ儿,肚脐,玩了将近半个时辰,林碧玉觉xiāo穴骚痒,已有浪水儿流出,弄得小衣湿漉漉的,心里又恨骂自己道:“小贱人,你还有何面目见兴哥哥!”几将红唇咬破。

    陆敏见她咬唇,探手入其小衣,一片湿濡,知她情动,放心解开她下身的小衣,大手在修长的玉腿上抚摸,细腻无比,又弄其光滑的嫩生生yīn户,yín水滑腻腻的,心道:“好一个绝色人儿,真无一处不美!我今日便将她破瓜!”一面抚她的nǎi子,一面嘴对嘴,咂了一阵。

    陆敏除下自身的衣服,下面那物已高高挺起,那物三寸来长,直挺挺的。林碧玉直到此时方首次瞄见陆敏的yáng具,心里道:“怎的这小官人的阳物比兴哥哥小很多?又短很多?我是被大阳物入惯的,他那般的小,想来干起事也无甚趣味。”当下也无可无不可,亦不敢说话。陆敏挺著阳物道:“心肝,待会便让你欲仙欲死哩。”

    陆敏是个世家公子,有才有貌。往日嫖的妓女,偷的丫环或因得了他的钱财,或因奉承他,见了其yáng具自是赞不绝口,哪敢说他阳物不大。那些女子每每与他干事,只哼哼嗯嗯地浪叫假装舒爽。至於那些帮闲子弟巴结他还来不及,又岂会扫他的兴,落得做个丑人。所以陆敏还只道自己本领高强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陆敏将个指头挖入林碧玉的xiāo穴搅动抽插,竟没碰著那层阻碍,一插就入。这xiāo穴分明是有人干过了!陆敏越想越恼,想痛骂她,望著她那花般的美貌,如雪的肌肤,又舍不得,心道:“恁的玉人儿,却被人抢先了!真气煞人!莫不是被小沈破了她的身?不会,小沈没那麽大胆!”

    见林碧玉那穴口儿微张,就将yáng具用力顶入xiāo穴,穴内又紧又暖又软,似仍未破瓜一般,裹著陆敏那yáng具,寸寸难进,夹得陆敏yín兴大发,道:“亲亲,夹得我好爽快!”便一鼓作气横冲直撞,想不到林碧玉那穴儿小且窄,陆敏愈战愈猛,喊道:“亲亲,好穴儿!”  陆敏的yīnjīng虽短小,捅不到花心,却也够硬,往里直入,直抽了几百下。

    林碧玉觉得穴里涨得难受,以往的大yáng具都能顶著花心,插入花房,插得她死去活来,解她的痒。陆敏那物虽硬,但有如隔靴搔痒般,搔不到痒处,反越插越痒。

    林碧玉燥热难当,心道:“这小官人弄得我不上不下,不汤不水的。他倒是爽快了,我可怎麽办?”xiāo穴骚痒难过,下下不著底,她只得往上迎凑,腿儿夹紧陆敏的腰。

上一章 目录 接着看